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三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成功

Lei Sun 在2006年代表瑞典参加了国际生物奥赛并赢得了银牌。 下面是她想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

我在2006年前往阿根廷参加生物奥赛。 大赛整体安排实在太糟糕了,以至于很多年后仍会被提起。 话又说回来,它也为树立了一个典范,因此生物奥赛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糟糕了。 现在我和你们说说我那悲喜交叠的经历。

我们的整个旅程在开始之前就出差错了。 比赛在科尔多瓦附近的阿根廷城市里奥夸尔托举行。 但是要去那里,我们必须先从斯德哥尔摩飞往巴黎,然后再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然后再改飞智利的圣地亚哥,然后再飞回阿根廷的科尔多瓦。 我们不得不走这样的弯路,因为我们找不到从我们降落的同一机场飞往科尔多瓦的航班,而且我们也不想穿越城市。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的酒店预订一团糟。 我们拿到的是已经有人入住的房间钥匙。 在这个问题解决后,我们住了一晚上直到公交车来接我们、把我们送到里奥夸尔托。 团队主管们在里奥夸尔托市中心的不同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而学生们则被安置在一个非常偏远的湖泊旁的建筑中。 最近的人类文明是一个村庄,我们也得花了30分钟才能走到。 我们中的一些人开玩笑说这个建筑就像精神病院。 晚饭时间,我们享用了有名的阿根廷牛肉意面, 问题是量不够。 我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不得不半饿着肚子睡觉。 最终,饭菜供应量变大了,但对大部分人来说仍然不够。

我们所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时间管理问题。 对于一个习惯了北欧守时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震惊。 开幕式原定于上午10点开始,但实际上是从下午1点开始。 而午餐原订于仪式后的中午12点举行。 等到我们吃午饭已经是下午3点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但是当我在等开幕式结束的时候,我已经饥肠辘辘了,再加上时差还没调整,总之整个人非常惨。 晚餐也同样地推迟到深夜,有时几乎是半夜。 奇怪的是,延迟肯定不是由于过多的预定活动而引起的:组织者似乎并不知道如何与我们打交道(里奥夸尔托并不以旅游业闻名),所以他们只是把我们放到公共汽车上,让司机绕圈开车才到达每个目的地。 那时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很容易感到压力。 所有的这些不便之处使我很难入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生在阿根廷的冬天生病了。

考试结束后,我们终于见到我们的团队主管了。 他们的日子比我们好过,但他们完全理解我们的处境。 他们告诉我们另一个队伍的老师甚至开玩笑说他所入住的五星级酒店应该是负五星级酒店。 毋庸置疑,对我们来说最大的解脱是国际生物大赛的正式结束,因为我们终于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酒店睡个好觉,吃顿饱饭、好饭。

回程又是一团糟。 我们不得不按原路返回。 由于科尔多瓦和圣地亚哥之间的恶劣天气,我们错过了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往巴黎的航班。 航空公司建议我们在城市里等一个星期。 我们决定先飞往圣地亚哥,然后从那儿弄清楚怎么回事。 就在那时候我碰到了柱子天花板(障碍):由于我还在用中国护照,我在圣地亚哥机场的转机时间非常短暂(24小时左右)。 也就是说,我无法和其他人一起飞,因为我有可能逾越过境。 一个团队老师留下来和我晚上一起飞,而其他人则早上乘飞机离开。 我有没有说过,遭遇歧视政策的感觉糟透了,让你觉得自己不配为人? 在圣地亚哥,我们决定第二天早上飞往哥伦比亚的波哥大,然后飞往巴黎,最后回到斯德哥尔摩。 所以在圣地亚哥我度过了在机场过夜的第一晚! 在波哥大,我几乎要遭到身穿迷彩服的全副武装警察的盘问,然后我的瑞典老师说我和他们是一起的(白人享受最大限度特权吗?) 等我到家和父母相聚时,我瘦了5公斤,花了1个星期感冒才得以痊愈。

这是一次疯狂的旅行,看起来像一部黑暗喜剧电影。 我很高兴我活下来,我不后悔。 我很高兴能与其他许多聪明的学生在一起,这次旅行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 2013年当我去瑞典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时,我又碰到了过去的团队主管。 他们告诉我这个组织仍然在开阿根廷的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