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国际生物奥赛中成功? 成功故事之六

admin 成功的故事

18岁的Jason Wu在第二次阅读Campbell和Reece的生物学时,将自己不知道的单词写到了螺旋装订的笔记本上。 第五次阅读时,他把注意力集中到关键图标和数字上。到了7月他把这本1,312页的书集装进他的阿根廷手提箱中时,这个St. Louis, Mo.高中的毕业生已经滚瓜烂熟到第七版从封面到封底的内容是什么样子都知道了。 他已经准备好代表美国参加在里奥夸尔托举行的国际生物奥赛了。在那里他将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参加理论生物考试技能和实验技能考试。 “考Campbell书中提到的任何东西都是公平的。” 美国生物奥赛执行主任Margery Anderson说道。 “大部分的学生都能背出这本书。” 管Wu的队友Chapel Hill的Meng Xiao说他只读过这本书一遍,但他说他的队友,来自Holmdel的Allen Lin读过八遍。 对Wu来说,这场征途去年夏天就开始了。 在令人失望的数学奥林匹克半决赛结束后,他准备好迎接新的挑 因此他开始阅读生物学,平时晚上几个小时,周末最多八个小时。 3月在他学校进行的半决赛资格考试中,他获得了决赛的席位。 Wu放弃了自己的毕业舞会去学习。毕业后,他从眼睛睁开的那一刻就开始看书直到午夜。 在6月,Wu,He,Lin以及其他17名半决赛选手参加了为期两周的训练营,在George Mason大学进行了密集生物训。 在志愿者教授设计的每天8小时的实验室课程中,有希望的人进行了蛋白质纯化,基因定位和解剖,以参加小组资格考试。 Wu担心决赛期间实践部分的考试,因为他偷偷瞥了他的评估员,发现他“站在角落里勾勒出你弄糟的地方”—特别是当他为分光光度法测试错误地计算了系列稀释度时。 但他成功晋级前四,并与新队友一起在George Mason大学又花了四天的时间进行微量移液技术的培训,然后才带着赠送的解剖工具和第二本《Biology》回家。 经过一个月的准备,满载着书本和很高的希望Wu和他的队友们飞往阿根廷。 Anderson说,学生们第一天晚上直到凌晨2点才睡,他们一直与其他团队在科尔多瓦酒店的小小大堂里一起研究和讨论DNA序列,在去里奥夸尔托的公共汽车上稍稍补眠。 在一周的空闲时间里,在比赛的野炊或跳舞中,他们与国际同伴聊天:Wu讨论美国外交政策,He,Shrek讨论国外科学课程。 经过一周的紧张学习和竞赛,Wu和He都获得了银牌,来自圣地亚哥的Lin,Jawon Lee是20名金奖获得者之一,其中Lee排世界第四。 Wu最后悔的事是,他没有解剖母亲从一家中餐馆给他带回来的蛤蜊。这个解剖占了实验考试的四分之一。 他说道:“我有点儿知道我没有准备好,因为我这本书只读了一遍,我该说什么呢,我下次会尽力的。 尽管如此,考虑到他们的成功,美国生物奥赛的Anderson仍然对美国那些不冷不热的欢迎委员会感到失望,他们没有受到教育部长的欢迎,也没有受到挥舞国旗迎接亚洲同行的欢迎。 Lee说她组队时收到了州长的来信,但并不是真的期待她凯旋归来的回应。 她没有收到。 一家位于马里兰州的小型非营利组织,卓越教育中心,负责管理美国生物奥赛。在2002年,美国加入了起源于俄罗斯的有十七年历史的国际奥赛。 Terry Hufford说“这些人将在未来引领我们的科学,技术和工程领域,而我们往往忽略了他们”。Terry Hufford是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学术组织人和名誉教授,也是致力于国际生物奥赛项目的数名高级研究人员之一。 Wu说“抱着生物学教科书不放的孩子常会被歧视,而抱着他网球拍不放的孩子则不会。” 但是“如果你真的有那种隧道视野,就可以轻松忽略社会压力。” Meng Xiao说他会争取明年再次获得竞赛资格。 至于Wu,他今年秋天就要入读耶鲁,整个夏季都没有翻开生物书。     源:http://www.the-scientist.com/?articles.view/articleNo/24345/title/Biology-Olympians/

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五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Rebecca Shi是麻省理工的大一新生,她希望能够在那里主修生物学 或生物工程。 业余时间她在击剑队练习击剑,她也喜欢观察鸟类和玩棋类游戏。 我开始读高中的时候,不仅发现了一条新的迷宫走廊、许多新的班级,还发现了一系列令人兴奋的课后俱乐部 和活动 我很快发现了两个完全符合我对科学长期性取得俱乐部: 一个是致力于生物信息和分子生物研究的Waksman俱乐部;另一个是科学奥林匹克竞赛,这个竞赛中每个15名学生组成的团队与其他学校团队在区域、州和国家级的 20多个与科学相关的赛事中竞争。 这两个活动成为我接下来4年中的重点 —并帮我为另一个国际竞赛储备了足够的知识和经验。 Rebecca Shi 把美国生物奥赛带入课堂 在Waksman俱乐部,我碰到了一个叫Daphne的前辈,她给我简要介绍了DNA的基本知识。 这着实令我惊奇因为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发现了减少汞的细菌,并自己编写了程序去分析DNA。 当我有机会和她一起合作准备科学奥赛的时候,Daphne鼓励我在闲暇时间阅读Campbell和Reece’的生物书。 当我的荣誉生物学课程和教科书中忽略某个过程的细节时,坎贝尔又增加了一层,经常解释如何以及为什么。 我逐渐发现生物不是一连串需要记忆的事实,而是错综复杂联系在一起的概念。 我读大二的时候,科学奥赛队的一个朋友表达了想在我们学校举办美国生物奥赛的兴趣。 我请了我们学校的一位老师作指导,她同意了。 美国生物奥赛公开赛会在2月举办,就在科学奥赛季的中途。 我把测验抛诸脑后,全力以赴科学奥赛的身体健康、分子生物和生态学项目。 在2009年2月,我踏入了美国生物奥赛公开赛的考试教室,只知道这场考试将持续50分钟,有50道多选题。 我掌握了荣誉生物学教科书的知识,Campbell精选的章节以及我在Waksman从事分子生物学的经验。 尽管当我走出教室的时候感觉大脑已经当机了,但我后来发现我以29分的成绩进入半决赛了(半决赛录取分数线是27分)。 几周后举办的半决赛是一个为期2小时的由3个部分组成的考试:Part A题型和公开赛类似,是多选题;Part B的题目更复杂点,可能有多个正确答案;Part C是开放性回答题。 我最担心Part C。一看到题目,我当时就懵了—直到我发现这个问题和我在Waksman学习过的一个概念相关。 感谢我曾花了很多时间进行聚合酶链反应和限制性酶切,我成功答出了最后一道题。 4月的时候,当我得知我跻身美国钱0名时,我吓到了。 我受邀参加了国家训练营,在那里将选出代表美国参加国际生物奥林匹克竞赛的团队。 我从没想过我会成功晋级半决赛。 当我为自己能够入选感到兴奋时,我也很害怕因为其他选手可能比我知道更多生物知识。 我能成功达到这些学生的水平吗?生物训 生物训练营 在六月的第一个礼拜,我早早地参加了期末考试,打包行李,然后开车前往位于弗吉尼亚周的GeorgeMason大学开始为期两周的训练营生活。 在那里,我认识了其他19名决赛入围者,3名前国际生物奥赛选手将成为我们的导师,教授们会在整个训练中指导我们。 我们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实验室密集训练—无菌技术,动物解剖,植物切片,凝胶电泳,蛋白质柱,斑马鱼去绒毛等。 偶尔教授们会给我们开设讲座,辅导员会给我们上晚课,补充我们生物系统学和数据方面的知识。 我们认为有必要在业余时间学习补充材料。 在训练营的最后两天,我们参加了理论和实践考试,模拟了在国际生物奥赛会遇到的情况。 尽管理论考试和美国生物奥赛的半决赛非常相似,实践考试却是最有挑战的一部分。 我必须在很短时间内用过去两周学到的所有实验室技能来完成任务。 举个例子,一项任务涉及到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将两棵植物切成薄片,将它们染色,在显微镜下识别某些部分,并回答有关它们的问题。 当我一个半小时后蹒跚走出房间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但微笑着。 所有考试结束后,在颁奖典礼前,我与其他决赛入围者一起享受了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颁奖典礼上代表美国参加国际生物奥赛的前四名将获得金牌。 接下去4名将获得银牌,再往下四名将获得铜牌。 我很开心自己能获得银牌。 由于实践部分掌握的问题,我错过了第二年参加美国生物奥赛训练营的录取线,所以高三的时候,我确保自己熟读Campbell的每个章节和一些补充材料。 我很高兴第二次受邀参加现在在普渡大学举行的训练营。 因为我现在对大部分的材料都非常熟悉,所以我能够集中学习细节。 我也能确保每天有足够的睡眠时间,这帮我白天更集中精力学习。 和上次一样,实践部分依然是整个训练营最难的一部分。 这一次,比较艰巨的任务之一是在海星和神秘的棕色多汁的肿块(我后来才知道是海参)之间进行比较解剖。 尽管如此,由于我更清楚整个任务的预期是什么,所以我对自己的工作更有信心,并且能够完成大部分的任务。 …

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四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和2016国际生物奥赛铜奖获得者Jorge Tarancón的访谈。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我叫JorgeTarancón,来自西班牙,具体来说是一个法国附近的叫做Pamplona的小村庄。 我刚高中毕业并且通过了6月的大学入学考试,所以9月我将入读Zaragoza大学主修生物学。 在西班牙,生物是大部分想读高中的学生的必修科目。 这也是为什么我学生物已经12年了。 我和其他奥赛选手在一所大学进行了一周的准备工作,准备内容包括各种类型的实践题。 我们也必须阅读《Campbell》或《Curtis》或自己带去的生物学书。 你得到的最大的帮助是什么? 国际生物奥赛以前获胜者的建议非常有用。 你想给年轻的学生一些什么建议? 勇于尝试,积极参与。 我敢保证非常优秀的学生绝对不会去参加奥赛因为他们不会参与竞赛这类活动。 即使你觉得自己不会赢,你也要全力以赴。 你的职业目标是什么? 继续学习我喜欢的东西并且在这过程中广交朋友!!   有没有什么建议给那些在校生关于如何在课后生活中取得成功?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学校不能占据你整个生活。 放轻松比学习来的更有用。

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三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Lei Sun 在2006年代表瑞典参加了国际生物奥赛并赢得了银牌。 下面是她想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 我在2006年前往阿根廷参加生物奥赛。 大赛整体安排实在太糟糕了,以至于很多年后仍会被提起。 话又说回来,它也为树立了一个典范,因此生物奥赛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糟糕了。 现在我和你们说说我那悲喜交叠的经历。 我们的整个旅程在开始之前就出差错了。 比赛在科尔多瓦附近的阿根廷城市里奥夸尔托举行。 但是要去那里,我们必须先从斯德哥尔摩飞往巴黎,然后再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然后再改飞智利的圣地亚哥,然后再飞回阿根廷的科尔多瓦。 我们不得不走这样的弯路,因为我们找不到从我们降落的同一机场飞往科尔多瓦的航班,而且我们也不想穿越城市。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的酒店预订一团糟。 我们拿到的是已经有人入住的房间钥匙。 在这个问题解决后,我们住了一晚上直到公交车来接我们、把我们送到里奥夸尔托。 团队主管们在里奥夸尔托市中心的不同酒店办理了入住手续,而学生们则被安置在一个非常偏远的湖泊旁的建筑中。 最近的人类文明是一个村庄,我们也得花了30分钟才能走到。 我们中的一些人开玩笑说这个建筑就像精神病院。 晚饭时间,我们享用了有名的阿根廷牛肉意面, 问题是量不够。 我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人不得不半饿着肚子睡觉。 最终,饭菜供应量变大了,但对大部分人来说仍然不够。 我们所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时间管理问题。 对于一个习惯了北欧守时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震惊。 开幕式原定于上午10点开始,但实际上是从下午1点开始。 而午餐原订于仪式后的中午12点举行。 等到我们吃午饭已经是下午3点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但是当我在等开幕式结束的时候,我已经饥肠辘辘了,再加上时差还没调整,总之整个人非常惨。 晚餐也同样地推迟到深夜,有时几乎是半夜。 奇怪的是,延迟肯定不是由于过多的预定活动而引起的:组织者似乎并不知道如何与我们打交道(里奥夸尔托并不以旅游业闻名),所以他们只是把我们放到公共汽车上,让司机绕圈开车才到达每个目的地。 那时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很容易感到压力。 所有的这些不便之处使我很难入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学生在阿根廷的冬天生病了。 考试结束后,我们终于见到我们的团队主管了。 他们的日子比我们好过,但他们完全理解我们的处境。 他们告诉我们另一个队伍的老师甚至开玩笑说他所入住的五星级酒店应该是负五星级酒店。 毋庸置疑,对我们来说最大的解脱是国际生物大赛的正式结束,因为我们终于可以选择一个合适的酒店睡个好觉,吃顿饱饭、好饭。 回程又是一团糟。 我们不得不按原路返回。 由于科尔多瓦和圣地亚哥之间的恶劣天气,我们错过了从布宜诺斯艾利斯飞往巴黎的航班。 航空公司建议我们在城市里等一个星期。 我们决定先飞往圣地亚哥,然后从那儿弄清楚怎么回事。 就在那时候我碰到了柱子天花板(障碍):由于我还在用中国护照,我在圣地亚哥机场的转机时间非常短暂(24小时左右)。 也就是说,我无法和其他人一起飞,因为我有可能逾越过境。 一个团队老师留下来和我晚上一起飞,而其他人则早上乘飞机离开。 我有没有说过,遭遇歧视政策的感觉糟透了,让你觉得自己不配为人? 在圣地亚哥,我们决定第二天早上飞往哥伦比亚的波哥大,然后飞往巴黎,最后回到斯德哥尔摩。 所以在圣地亚哥我度过了在机场过夜的第一晚! 在波哥大,我几乎要遭到身穿迷彩服的全副武装警察的盘问,然后我的瑞典老师说我和他们是一起的(白人享受最大限度特权吗?) 等我到家和父母相聚时,我瘦了5公斤,花了1个星期感冒才得以痊愈。 这是一次疯狂的旅行,看起来像一部黑暗喜剧电影。 我很高兴我活下来,我不后悔。 我很高兴能与其他许多聪明的学生在一起,这次旅行给我留下了很多回忆。 2013年当我去瑞典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时,我又碰到了过去的团队主管。 他们告诉我这个组织仍然在开阿根廷的玩笑!

参加国际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二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KayAull参加了2003和2004年的国际生物奥赛。 下面是他分享的经历。 我曾在2003年和2004年两次代表美国参加国际生物奥赛。 第一次我获得了银牌,第二次获得了金牌。 白俄罗斯……有点超现实。 我有点儿相信我在看Campbell的书的时候睡着了然后梦到了整件事。 澳大利亚则是另一种迷人。 在白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的经历都非常奇妙,但是和书本或考试无关。 生物奥赛在所有情况下都大致相同。 在实践考试前,大赛方会带你去看一下你接下来会使用的设备。 如果你来自相对富裕的国家,这似乎有点傻……然后你会发现你边上的那个小组似乎从没见过显微镜。 实践考试需要一整天,每场考试大约一个半小时。 大赛方将学生分成四组,每组安排每个国家的一个学生,然后轮流参加考试。 你忙的不可开交来不及交流信息-澳大利亚让每个组穿不同颜色的实验室外套,那样我们就不会混在一起。 时间管理和保持冷静头脑在这时候就很重要。 接下来会有一天休息,再然后是理论考试。 那是非常漫长的一天。 在白俄罗斯进行了6个小时(算上额外的时间了因为发生了停电)的考试后,我只想看着太空发呆因为我的大脑刚被狂轰滥炸。 澳大利亚好点因为我们有午休的时间,但仍然很累。 并不都和考试有关。 你要在那里待将近两周,由于陪审团要花大量时间批准、翻译和打分,所以你需要保持忙碌状态。 因而很多时候你会被安排到不同的文化景点(通常和生物学方向有关)。 在白俄罗斯的时候,我们被带领着参观了整个国家。 我们见到了明斯克的首都,我们去了那里的市中心(那里有个广场,放眼望去都是新的未来主义风格建筑),植物园,购物中心;他们的国家儿童营地(我很确定这个营地就在他们政府否认过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边上;我们被警告不要去游泳因为“血吸虫病”);他们的国家沼泽(蚊子太多了以至于我们都不想去拍蚊子,而只是到处走动拍打自己。那些蚊子个头大到甚至可以用一根棍子解剖);他们的二战纪念馆和1918年之前建造的两座建筑物(白罗斯就在德国和莫斯科中间,所以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它都被推翻了)。 我们观看了一场芭蕾表演和一些当地表演(女孩们穿着鲜花制作的服装游行和模拟的巫婆焚烧仪式)。 不论我们去哪里,警察都会为我们封锁高速开路。 真的太超现实了。。。 澳大利亚国土面积大多了,所以我们只见到了布鲁斯本周围的一些景色。 我们去了云雾森林和海滩(为了鼓励伊朗人下水,我穿着衣服跳下了水,然后摔倒沙子上了……最后我只能裹着毛巾当裤子而后坐三个小时公交车回去);动物园(我们有一个后台之旅);海洋世界(我们做了一个海豚训练演示,接下来吃了我见过的最大的自助餐,接下来他们打开了游乐设施,我连续坐了8次过山车);剪羊毛演示和谷仓舞。 你会碰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这真的太棒了。 你会有美好的回忆(说英语的人对着一个翻译得很差的实践题辩论了3个小时……我们组合了一条瑞典语-法语-英语-普通话的翻译链,这样两个有共同研究兴趣的人可以一起讨论),也会有一些回忆以其它方式和你共处(我们白俄罗斯导游看到Campbell的书里面某幅彩色图时候的表情……一个回家的男人不小心腿被地雷炸没了……) 在我刚开始学生物的时候,奥赛帮了我很大的忙,而且美国开始参加奥赛的时间对我来说正及时(美国在2003年第一次参加)。

参加国际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二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KayAull参加了2003和2004年的国际生物奥赛。 下面是他分享的经历。 我曾在2003年和2004年两次代表美国参加国际生物奥赛。 第一次我获得了银牌,第二次获得了金牌。 白俄罗斯……有点超现实。 我有点儿相信我在看Campbell的书的时候睡着了然后梦到了整件事。 澳大利亚则是另一种迷人。 在白俄罗斯和澳大利亚的经历都非常奇妙,但是和书本或考试无关。 生物奥赛在所有情况下都大致相同。 在实践考试前,大赛方会带你去看一下你接下来会使用的设备。 如果你来自相对富裕的国家,这似乎有点傻……然后你会发现你边上的那个小组似乎从没见过显微镜。 实践考试需要一整天,每场考试大约一个半小时。 大赛方将学生分成四组,每组安排每个国家的一个学生,然后轮流参加考试。 你忙的不可开交来不及交流信息-澳大利亚让每个组穿不同颜色的实验室外套,那样我们就不会混在一起。 时间管理和保持冷静头脑在这时候就很重要。 接下来会有一天休息,再然后是理论考试。 那是非常漫长的一天。 在白俄罗斯进行了6个小时(算上额外的时间了因为发生了停电)的考试后,我只想看着太空发呆因为我的大脑刚被狂轰滥炸。 澳大利亚好点因为我们有午休的时间,但仍然很累。 并不都和考试有关。 你要在那里待将近两周,由于陪审团要花大量时间批准、翻译和打分,所以你需要保持忙碌状态。 因而很多时候你会被安排到不同的文化景点(通常和生物学方向有关)。 在白俄罗斯的时候,我们被带领着参观了整个国家。 我们见到了明斯克的首都,我们去了那里的市中心(那里有个广场,放眼望去都是新的未来主义风格建筑),植物园,购物中心;他们的国家儿童营地(我很确定这个营地就在他们政府否认过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边上;我们被警告不要去游泳因为“血吸虫病”);他们的国家沼泽(蚊子太多了以至于我们都不想去拍蚊子,而只是到处走动拍打自己。那些蚊子个头大到甚至可以用一根棍子解剖);他们的二战纪念馆和1918年之前建造的两座建筑物(白罗斯就在德国和莫斯科中间,所以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它都被推翻了)。 我们观看了一场芭蕾表演和一些当地表演(女孩们穿着鲜花制作的服装游行和模拟的巫婆焚烧仪式)。 不论我们去哪里,警察都会为我们封锁高速开路。 真的太超现实了。。。 澳大利亚国土面积大多了,所以我们只见到了布鲁斯本周围的一些景色。 我们去了云雾森林和海滩(为了鼓励伊朗人下水,我穿着衣服跳下了水,然后摔倒沙子上了……最后我只能裹着毛巾当裤子而后坐三个小时公交车回去);动物园(我们有一个后台之旅);海洋世界(我们做了一个海豚训练演示,接下来吃了我见过的最大的自助餐,接下来他们打开了游乐设施,我连续坐了8次过山车);剪羊毛演示和谷仓舞。 你会碰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这真的太棒了。 你会有美好的回忆(说英语的人对着一个翻译得很差的实践题辩论了3个小时……我们组合了一条瑞典语-法语-英语-普通话的翻译链,这样两个有共同研究兴趣的人可以一起讨论),也会有一些回忆以其它方式和你共处(我们白俄罗斯导游看到Campbell的书里面某幅彩色图时候的表情……一个回家的男人不小心腿被地雷炸没了……) 在我刚开始学生物的时候,奥赛帮了我很大的忙,而且美国开始参加奥赛的时间对我来说正及时(美国在2003年第一次参加)。

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一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Jelle Zijlstra,在2008年和2009年生物奥赛中分别赢得了铜奖和银奖。 以下是他要和大家分享的国际生物奥赛参赛经历。 我曾两次代表荷兰参加2008年在印度孟买举办的国际生物奥赛和2009年在日本筑波举办的生物奥赛。 第一次我获得了铜奖,第二次我获得了银奖。 两次奥赛的参赛经历都让我终生难忘,但这两次体验却迥然不同。 印度那一次感觉有点错乱。 荷兰队是在比赛正式开始前几天才抵达孟买的,我们到城里转了一圈,感觉很有趣。 那次是我第一次离开欧洲,印度的热浪、季风雨天气、集市和贫民窟,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鲜。 在奥赛期间,我们和其他参赛选手都住在一家高档酒店里,陪审团则住在另一家高级酒店(不只一个明星住那家酒店—他们快被宠坏了)。 一共考两天试:第一天有4个实践考试,涉及不同的生物化学任务和观察骨头,第二天则是有两个大型理论考试。 剩下的日子,我们和其他参赛者参加了各种活动,例如参观孟买科研所,去游乐园玩。 或许国际生物奥赛最棒的一个地方在于比赛集合了很多国家的人,这些人有意识地展示各自国家的文化。 蒙古选手和越南学生都身着华丽的传统服装。 按照惯例,每个国家/地区都会带一些小礼物送给其他参与者,我仍旧保留着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满了小时钟、风扇和其他来自国际生物奥赛的随机小礼物。 (在这方面,我们德国队做得不大好:我们只带了些橘色的T恤和帽子,一个印有非荷兰人发不出音名字的吉祥物,和一些笔。) 在奥赛期间我们和新西兰队员聊了很多,在颁奖仪式的时候,在我的一个队友偷走他们的旗帜后,我们几乎和他们进行外交争吵。 每个团队都会有一名本地学生的向导。 我仍然记得我们的向导,因为每当我们再次在某个地方等待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离开时,他总是不停说、说“待在这里,别去其他地方”。 我们通常不听他的话。 日本的气氛则是完全不同。 大赛方提供了我们很多无与伦比的国际食物(显然是为了避免给日本队提供任何优势),而印度方面则是提供给我们很多真实的印度美食。 我们在所有地方的座位都已经被安排好了,无论是在公共汽车上还是吃饭时。 这场奥赛是在猪流感恐慌期间进行的,因而大赛方让我们每天测量几次温度,以确保我们没有得流感。 当我们从公交车站步行到其他地方的时候,沿路都有导游来确保…… 我搞不懂他们为什么在那儿。 在休假期间,我们去了日光市美丽的庙宇大楼和筑波附近的科学博物馆。 在正式活动开始之前,我们与荷兰队一起在东京待了几天。 能够参观日本这很棒。 如果你参加不同的奥林匹克竞赛或代表不同的国家,你就会有截然不同的体验。 印度和日本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今年的奥赛在瑞士的苏黎世举办,我相信感觉又会有所不同。 我们队并没有非常投入到竞赛准备中;我认为对于其他一些其他国家来说是完全不同的,在那些国家,国际生物奥赛的金牌可以为你赢得丰厚的名声和奖学金。 我还是在小组活动上花了很多时间阅读我信赖的Campbell教科书。 校友们每年都积极参与荷兰国家生物奥赛的准备筹划,我也几乎每年都回到那里。 不论是国家生物奥赛还是国际生物奥赛都给了我很美好的经历,成就了现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