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国际生物奥赛意味着什么? 第五个故事

admin 成功的故事

 

Rebecca Shi是麻省理工的大一新生,她希望能够在那里主修生物学
或生物工程。 业余时间她在击剑队练习击剑,她也喜欢观察鸟类和玩棋类游戏。

我开始读高中的时候,不仅发现了一条新的迷宫走廊、许多新的班级,还发现了一系列令人兴奋的课后俱乐部 和活动 我很快发现了两个完全符合我对科学长期性取得俱乐部:
一个是致力于生物信息和分子生物研究的Waksman俱乐部;另一个是科学奥林匹克竞赛,这个竞赛中每个15名学生组成的团队与其他学校团队在区域、州和国家级的 20多个与科学相关的赛事中竞争。 这两个活动成为我接下来4年中的重点 —并帮我为另一个国际竞赛储备了足够的知识和经验。

Rebecca Shi

把美国生物奥赛带入课堂

在Waksman俱乐部,我碰到了一个叫Daphne的前辈,她给我简要介绍了DNA的基本知识。 这着实令我惊奇因为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人发现了减少汞的细菌,并自己编写了程序去分析DNA。 当我有机会和她一起合作准备科学奥赛的时候,Daphne鼓励我在闲暇时间阅读Campbell和Reece’的生物书。 当我的荣誉生物学课程和教科书中忽略某个过程的细节时,坎贝尔又增加了一层,经常解释如何以及为什么。 我逐渐发现生物不是一连串需要记忆的事实,而是错综复杂联系在一起的概念。

我读大二的时候,科学奥赛队的一个朋友表达了想在我们学校举办美国生物奥赛的兴趣。 我请了我们学校的一位老师作指导,她同意了。 美国生物奥赛公开赛会在2月举办,就在科学奥赛季的中途。 我把测验抛诸脑后,全力以赴科学奥赛的身体健康、分子生物和生态学项目。

在2009年2月,我踏入了美国生物奥赛公开赛的考试教室,只知道这场考试将持续50分钟,有50道多选题。 我掌握了荣誉生物学教科书的知识,Campbell精选的章节以及我在Waksman从事分子生物学的经验。 尽管当我走出教室的时候感觉大脑已经当机了,但我后来发现我以29分的成绩进入半决赛了(半决赛录取分数线是27分)。 几周后举办的半决赛是一个为期2小时的由3个部分组成的考试:Part A题型和公开赛类似,是多选题;Part B的题目更复杂点,可能有多个正确答案;Part C是开放性回答题。 我最担心Part C。一看到题目,我当时就懵了—直到我发现这个问题和我在Waksman学习过的一个概念相关。 感谢我曾花了很多时间进行聚合酶链反应和限制性酶切,我成功答出了最后一道题。

4月的时候,当我得知我跻身美国钱0名时,我吓到了。 我受邀参加了国家训练营,在那里将选出代表美国参加国际生物奥林匹克竞赛的团队。 我从没想过我会成功晋级半决赛。 当我为自己能够入选感到兴奋时,我也很害怕因为其他选手可能比我知道更多生物知识。 我能成功达到这些学生的水平吗?生物训

生物训练营

在六月的第一个礼拜,我早早地参加了期末考试,打包行李,然后开车前往位于弗吉尼亚周的GeorgeMason大学开始为期两周的训练营生活。 在那里,我认识了其他19名决赛入围者,3名前国际生物奥赛选手将成为我们的导师,教授们会在整个训练中指导我们。 我们每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实验室密集训练—无菌技术,动物解剖,植物切片,凝胶电泳,蛋白质柱,斑马鱼去绒毛等。 偶尔教授们会给我们开设讲座,辅导员会给我们上晚课,补充我们生物系统学和数据方面的知识。 我们认为有必要在业余时间学习补充材料。

在训练营的最后两天,我们参加了理论和实践考试,模拟了在国际生物奥赛会遇到的情况。 尽管理论考试和美国生物奥赛的半决赛非常相似,实践考试却是最有挑战的一部分。 我必须在很短时间内用过去两周学到的所有实验室技能来完成任务。 举个例子,一项任务涉及到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将两棵植物切成薄片,将它们染色,在显微镜下识别某些部分,并回答有关它们的问题。 当我一个半小时后蹒跚走出房间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但微笑着。 所有考试结束后,在颁奖典礼前,我与其他决赛入围者一起享受了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颁奖典礼上代表美国参加国际生物奥赛的前四名将获得金牌。 接下去4名将获得银牌,再往下四名将获得铜牌。 我很开心自己能获得银牌。 由于实践部分掌握的问题,我错过了第二年参加美国生物奥赛训练营的录取线,所以高三的时候,我确保自己熟读Campbell的每个章节和一些补充材料。 我很高兴第二次受邀参加现在在普渡大学举行的训练营。

因为我现在对大部分的材料都非常熟悉,所以我能够集中学习细节。 我也能确保每天有足够的睡眠时间,这帮我白天更集中精力学习。 和上次一样,实践部分依然是整个训练营最难的一部分。 这一次,比较艰巨的任务之一是在海星和神秘的棕色多汁的肿块(我后来才知道是海参)之间进行比较解剖。 尽管如此,由于我更清楚整个任务的预期是什么,所以我对自己的工作更有信心,并且能够完成大部分的任务。 在颁奖典礼,当听到我的金奖后,我欣喜若狂。 我终于可以加入美国队了。

作为一个团队,我和其他三名成员在营地待了两天,练习实验室技术,并讨论了我们在理论和实践考试中的表现。 回到家后,我继续使用美国生物奥赛让我们借用的解剖工具对超市的鲜鱼,蛤蜊和其他标本进行解剖。 我也练习了用在CVS购买的剃须刀准备植物切片的过程,在妈妈工作的制药公司的显微镜下观察幻灯片。 此外,我做了教练发给我们的国际生物奥赛历年赛题。 终于到了7月中,我要和队员们集合去中国台湾省台北市参加2011年国际生物奥赛了。

First Among Peers

国际生物奥赛的经历不单单和学术有关。 我非常喜欢台湾组织方为我们计划的许多文化之旅—游览台北,去爬山,餐馆博物馆,吃当地传统小食。 我人生第一次尝到了火龙果,番石榴和百香果。 大部分晚上,我们观赏来自不同国家的学生的表演和演示,展示了他们独特的文化。 我们也被邀请观看了中国戏曲和舞狮表演。 我最喜欢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碰面,我知道在未来我们会再一次以同事和朋友的身份见到对方。但是,

但是,当然是这个比赛将我们所有人团结在一起。 事实上我发现国际生物奥赛的考试部分没有美国生物奥赛的国家训练营难。 尽管国际生物奥赛实践考试的某些部分我不是很熟悉—刺激牛蛙神经,蜘蛛分类—我在美国生物奥赛的经历帮我保持冷静并且克服了这些挑战。 闭幕式那天,我们聚在一起听竞赛结果:前10%的学生将获得金奖;接下来20%的学生获得银奖;再接下来30%的学生获得铜奖。 当每个铜牌和银牌得主被叫到舞台上时,我为结交的朋友所取得的成就而欢呼。在 在先前的很多年,美国对获得了4枚金奖,因此,当所有的铜牌和银牌得主被叫到而没有美国队成员的名字被叫到时,我们知道我们都赢得了金牌。 我和队员们相互拥抱并高举欢乐,在我们身后,台湾粉丝们欢呼雀跃—东道主队也获得了一样的胜利。 当播音员叫每位金牌获得者名字时,我一直期望能在任何时候听到我的名字。 当除了前三名获胜者之外的所有人都被叫到名字时,我的名字仍未提及,我很担心:也许我连铜牌都没得到,或者我错过了我的名字。 第三名是美国队的Charles Du,第二名是一个台湾队的成员。 我的恐惧和困惑加剧了,然后我听到了:“第一名:来自美国的Rebecca Doris Shi。”

在麻木的状态下,我拥抱了我的教练和队员们,在摄像机跟随我上台时,在投影屏幕上看着自己。 我做了一系列动作:接受奖牌、奖杯和一个金属橙色盒子,在震惊的状态下我都不知道它是一台笔记本电脑。 当主持人恭喜我并把麦克风递给我时,我结结实实地发表了演讲,感谢我的父母,朋友,教练和科学奥赛团队多年来给予我的支持。 在接受了大约一千人的祝贺之后,我回到座位上,仍然想知道过去半个小时是否真的发生了。 闭幕式后,我们坐车去吃晚饭。 我一上车,整个车厢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 当我走过时,中国队队员们对我说着“恭喜”并庄严得点头。我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大家的笑容。直到那时我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赢了。 只是时间如白驹过隙,我们马上要说再见了。 第二天早上,我们和其他队拍了最后一张合影,互相交换了联络方式,看着对方离开前往机场。

我会留在台湾和我的父母再玩一个星期,所以我也目送了美国队离开。 当我和我的队员们拥抱着说再见时,我的眼眶噙满了泪水。 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美国生物奥赛训练营,飞往台湾的40小时,在国际生物奥赛竞争,赢得4枚金牌。 很难相信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要分别去美国的各个角落度过大学前的最后一个暑假。 尽管如此,我很高兴我们对生物学的共同兴趣让我们能够和来到台湾参加奥赛的每个学生共度美好时光。 虽然我很伤心比赛已经结束了,但是我很高兴我见证并参与了它。

 

Source: http://cty.jhu.edu/imagine/docs/usabo_ibo.pdf.